全讯足球吧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未命名 > 正文

未命名

汪顺夺金的前一夜 恩师朱志根为他守着房门

yuyang94282021-07-30未命名79

  摸到池边,抬头看到成绩之后,汪顺高举拳头,仰天怒吼。

  这一刻,他已经等了太久。当赛后和队友一起庆祝胜利时,这位27岁的老将也不禁眼泪“啪啪地掉”。

  从伦敦奥运会的青涩,到如今成为游泳队中年纪最大的选手,汪顺的人生中有无数的艰难时刻,就像他自己所说:“这些年的过往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  他曾多次站上大赛领奖台,但离冠军总差最后那么一点差距。这一次,他没有再给自己和恩师朱志根留下遗憾:“再多的话也抵不过一句——真的是值得了。”

  汪顺终于在27岁圆梦金牌。

  金牌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

  不知不觉,汪顺已经是一位出征了三届奥运会的老将。

  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,汪顺就获得了机会,但仅仅止步预赛,但到了里约奥运会,他就站上了领奖台。

  那届比赛,他在200米个人混合泳摘得铜牌,拿到了中国泳军在奥运会历史上的首枚混合泳奖牌,但这枚铜牌,他并没有看成是自己努力的终点。

  事实上,在国际大赛中,汪顺已经拿过好几枚铜牌——除了里约奥运会之外,2015年喀山世锦赛和2017年布达佩斯世锦赛,他也都拿到了200米混的铜牌,2015年的奖牌还是中国男子混合泳在世界大赛的首枚奖牌。

  然而到了2019年光州世锦赛,汪顺不仅没能完成夺冠的梦想,甚至没能登上领奖台……只取得200米混合泳第六名,400米混合泳更是连决赛都没进。

  铜牌就已经是自己的生涯顶点?汪顺对自己不是没有过怀疑,但每一次,他总能强行把自己“叫醒”。

  东京夺冠后,当被记者问到是否有过怀疑自己的时刻时,汪顺的回答是:“其实有很多。”

  “有时候会和教练发生争执,尤其是在练得很累的时候,还会和教练发生争执,说我不想练了。但是回过头来,我会把自己的这些负面情绪压下去,继续瞄准目标。”

  由于东京奥运会因疫情延期,汪顺说自己也曾因此而感到崩溃和急躁过,但随着奥运脚步的临近,他的斗志越来越旺盛。

  “我的目标一直都非常坚定,那就是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去获得这枚金牌,这是我一直坚信不疑的目标,不管疫情还是任何事情,都无法影响到我。”

  如今,等待了许多年的金牌终于落袋,汪顺也不禁感慨万千:“我觉得这都是对我的磨练吧,老天可能就是注定我要在这次奥运会上获得它。虽然晚了点,但是它总会来的。”

  2017年全运会,汪顺将恩师朱志根拉上领奖台。

  恩师朱志根,赛前一天为他“守门”

  赛后,当汪顺和队友何峻毅一起庆祝胜利的时候,何峻毅对他说:“顺哥,你第三个50米到边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有了。”说着就止不住泪流。

  看到队友流泪,汪顺也没绷住,眼泪“啪啪地掉”:“他了解我,他知道我最后50米(自由泳)肯定能追上去的。”

  除了和队友们一起欢庆胜利之外,汪顺还有一个特别要感谢的人,那就是教练朱志根。

  在拿到金牌后和朱志根拥抱的时候,汪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面对记者,他也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教练的感恩。

  “朱指导他自己承受着更多的压力,但是对我就只是嘻嘻笑笑,说没事儿,上去游就行了。”

  对于汪顺,朱志根的确可以说是“从小拉扯大”。

  奥运赛场边的朱志根教练。

  小时候汪顺性格调皮,还曾经被浙江省队教练以“骨骼不适合游泳”的理由拒绝入队,结果正是朱志根一眼看中了汪顺,硬是把他留在了身边。

  朱志根对运动员管理严格,也曾让性格较强的汪顺产生过逆反心理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成绩的提升,汪顺也逐渐理解了教练的苦心。

  而为了弟子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,朱志根教练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。

  汪顺透露了一个细节——朱志根在前一晚为自己“守门”:“他的房间和我就隔了一层木板,他翻个身我都能听到,昨晚有些队友可能比完赛很晚才回来,他就坐在门口,在那里提醒‘轻一点轻一点’,为了不打扰我休息。”

  “朱教练他本来都已经退休了,现在又返聘。他64岁了,非常不容易,头发都斑白了,还在为我训练上的事情和生活上的事情操心。我也被他敬业的精神所感染和鼓舞了。”

  为了蛙泳,苦心钻研

  随着岁月的流逝,那个曾经不服从教练管教的叛逆小孩,如今已经成为了沉稳而懂得感恩的“大哥”。本届奥运会上,中国泳军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就是汪顺。

  就像他自己所说,这样的身份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触,而他自己,也觉得自己的表现达到了可以被当成榜样和“大哥”的要求。

  “我觉得有一种责任感。我希望我在泳池里坚强不服输的精神,能够感染我们中国队所有的人,希望他们继续在赛场上为国争光,为民族争气。”

  在混合泳比赛中,汪顺的蛙泳是较弱的一项,此前他在外训时就曾经专门进行蛙泳的训练,而在东京奥运会之前,他也着重提升了这个泳姿。

  在北京集训期间,他就跟着闫子贝的教练郑珊专门训练了蛙泳,夺冠后,他也不忘感谢郑珊教练,特意在记者面前强调了她的付出:“我跟着她在(蛙泳)技术上和节奏上进行了一些钻研,有很大的收获。”

  看上去,现在的汪顺除了在技术上达到了新的高度,在心态上也已经愈发的成熟。

  而即便已经完成了奥运登顶的终极梦想,汪顺也不认为这就是自己的终点——在他的眼里,一次成功之后,还有下一个目标。

  “先享受一会儿喜悦,赛后会跟教练团队还有领导进行一个探讨,之后的训练安排和周期需要怎么去把控,在哪些环节需要去提高。要安心下来,这只是人生一个小的开心点,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他说,自己肯定会继续冲击下一届巴黎奥运会:“我们2024年再见。”

  为了实现这个约定,他已经准备好再度踏上征程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